长江后浪推前浪日记

初二

给江老师当助教

发布时间:2020-11-05 15:54

“从今天起,什么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都别想,进入毛坦厂中学要有吃苦的思想准备。

你们现在反悔也来不及啊。

” 数学课上,江老师每年都要对在座的新生说一遍以上的话。

待学生们参差不齐地尬笑过后,他才会开始讲课。

幻灯片卡住了,鼠标箭头一动不动地点在课标上,他招呼坐在阶梯教室最后一排靠窗位置,正手托下巴对着窗外发呆的我。

窗外的雨淅淅沥沥,雨雾薄薄地糊了一层在玻璃窗上。

风过,沉重的雨珠如泪拖着长长的水痕划过,像流星坠落的轨迹,丝毫没有停的意思。

“顾同学,顾孜蕊”江教授又叫了两声。

学弟学妹们扭过头来看我,是带着些好奇的张望。

一双双充满求知欲的干净的眼睛,在接下来的五年甚至是八年里,他们眼中会布上不同程度的红血丝,眼底会生出现毛坦厂中学必备的黑眼圈。

我麻木地站起来,从最后一排走到讲台上,对着卡住的幻灯片毫无头绪。

我对所有电子产品都束手无策。

我老实地望着江老师: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弄。

”后排有个穿格子衫的男生站起来:“我试试。

”坐在前面的几个女同学头去看他,交头接耳,嘀嘀咕咕。

他走到讲台前植物日记300字,也不知道怎么弄的,重新启动后,屏幕上出现了一些代码。

他敲敲打打了几行在我看来有如天书的代码字符,第二次启动后电脑就好了植物日记300字,幻灯片也能正常播放了。

江老师很高兴:“同学很不错啊,叫什么名字?”他淡淡地暼了一眼:“我叫卢曜。

”他的声音是了无生趣的。

我回到座位上植物日记300字,灵魂早已飞天,飞向窗外的阴云和久落不停的雨。

数学课结束后,我给江老师准备初一年级下一节生物课程的课件,却发现U盘找不到了。

我在走廊上将帆布挎包整个倾倒出来,东西散落一地,最后确定U盘忘带了。

我一边囫囵收拾地上的东西,一边慌张地说:“我现在就回宿舍取。

”江老师轻拍我的肩膀,再轻叹一口气:“不用跑了,来回这么一趟上课时间也过去大半,没有课件也不是不能讲。

”“对不起,给您添麻烦了。

”我觉得自己摇摇欲坠。

这就是我给江老师当助教的一天。

上一篇:孤独的改变

下一篇:告别

全国-标签-友情链接sitemap-sitemap-sitemap-google-rss
  • <small id='gnihkq2z'></small><noframes id='4wfz118a'>

      <tbody id='gp821zk3'></tbody>